柒到盡頭就是霆

圖像中可能有1 人

靚唔靚好主觀,但醜就好客觀,同樣地,點先有觀眾緣好難講,但咩類型黑人憎就好易估,尤其是男藝人,Chok不是罪,不過Chok到over曬就是死罪,因為香港人臉皮薄,最怕出格,所以對柒特別sensitive,Chef Lemon和的士陳,就是最觸動香港人的類型。

不過當你覺得柒到唔敢睇,他們卻成為強國的名廚和男神。甲之熊掌,乙之砒霜,大概是香港人的底子不好,不像強國人百毒不侵,所以不懂欣賞大陸人的美學。

所謂柒到盡頭就是霆,謝霆鋒與陳偉霆都是奇葩。
繼續閱讀

廣告

廢老不過是知道油鹽醬醋的港孩

圖像中可能有2 人

 

關愛座是令廢老雀躍的公審座,他們只知道抽水自high,卻不知道世上有種水叫火水。

香港大嬸批評日本年輕人「霸曬」關愛座,又在車上吃東西,挑剔日本人沒禮貌,好像自己很有禮貌似的,偷影了那些不肖的後生仔女upload上facebook,還要沾沾自喜加上一句「係我親自拍攝」,自然立即惹來圍插,說她偷拍違反日本肖像權法,又指日本的電車不禁止進食,當然最中肯的還是勸籲她「咁攰就唔好去旅行啦」。
繼續閱讀

什麼是綠茶婊?

37127362305_6f5b246202_z (1)

圖片來源:Flickr User:Dick Thomas Johnson

反綠茶掃盲系列 LESSON 1

是綠茶婊?

多虧《撒嬌女人最好命》,那一聲聲騷得入骨的「怎麼可以吃兔兔」演活了綠茶婊的神髓,聽得女人拳頭硬了,但對於男人來說,這個新興物種就像都市傳說,明明口耳相傳,自己卻從來沒遇見過,那怕女性朋友給你指認,也一定是她們妒忌和小心眼。

為了方便一些先天綠茶盲,就讓我們看看網上流傳的綠茶婊特徵: 繼續閱讀

狗公愛才女

nansan

圖片來源:南笙IG

豢養狗公痴女的方法很多,如果嫌棄販賣胴體太過露骨,不妨試試賣弄性感的腦袋。

我們最重要的性器官不在兩腿間,而是大腦,既然是性器官,自然是性感(sexually attractive) 的,詩人與藝術家的性伴侶比普通人多兩倍,而且遠在幾十萬年前,我們的祖先已經開始選擇比較聰明的伴侶,腦袋就像事業線一樣,是吸引別人的性資源。

繼續閱讀

雞湯婊

4929686071_e4e0baa8e5_z

圖片來源:Flickr User:U.S. Army

雞湯婊盡得《心靈雞湯》真傳,臉書微博充滿剽竊回來的人生智慧,勵志得不行,比如「若能寬容,就別執著;若能體會,就別誤會。(請按讚分享)」、「是金子在哪裡都會發光」、「淋濕的人不害怕下雨」,雖然不及「在非洲每六十秒就有一分鐘過去」高質,但如果從蓮花長輩圖換上美圖秀秀事業圖,還是會贏得一地盲讚9 share。 繼續閱讀

韓國也是活地獄

8348260560_876db3e413_h

圖片來源:Flickr User:Choo Yut Shing

「我以前只是一直被逼著競爭、競爭、競爭,自己走過了一個充滿壓力的人生。就算勉強去工作,只會被壓榨而已。我不想過這樣的人生。」別以為這是香港廢青的告白,說這句話的是韓國青年金相熹,閱讀《角力‧韓國:只記得第一名的社會》的時候,發現韓國與香港其實不用分得那麼細,因為榨取型的社會,都是過度競爭的活地獄。

繼續閱讀

我們為什麼做夢?

5515925268_c0ac887b4b_z

圖片來源:Flickr User:Janet Ramsden

我從來都不會知道自己在做夢,即使情景再光怪陸離,都無知無覺,一直覺得很奇怪,直到看完蘿柯 (Andrea Rock)的《夢的科學:解析睡眠中的大腦》,才解答了多年的關於夢的疑惑。在深層睡眠時,處理邏輯思考和推理的前額葉皮質區變得不活躍,所以夢裡的時間感和空間感亂成一團,上一秒在學校考試,下一秒就在沙漠殺喪屍,都不會感到突兀。夢中體驗到的「現實」,可能與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病徵一樣,只不過做夢者身上最活躍的是視覺系統,精神分裂症患者則是聽覺語言系統,所以幻覺性病患常常聲稱聽到指導行為的聲音。

繼續閱讀

Facebook世代 VS Instagram世代

img_9199

圖片來源:桐谷美玲IG

日文班的初中女學生忽然舉手,嬌嗔地說:「Miss,很悶呀!可不可以播片?」她是IG世代,FB已經式微。朋友說FB玩多了,讀書變得有點困難,因為習慣跳來跳去看短文短句。FB禍害很深?少年,你還未沉迷IG吧?

張愛玲說都市人的生活體驗往往是第二輪的,我們看見海的圖畫,後看見海;先讀到愛情小說,後知道愛,借助於人為的戲劇,但生活的戲劇化是不健康的。IG的世界更不健康,因為它比戲劇更美好,濾鏡下的吃喝玩樂像添了色素的味精,好看、好吃、人造,而且不宜多用。

繼續閱讀

父母死我先可以瞓

真實比小說更荒誕,尤其是香港這種沒有邏輯可言的社會。〈我的生涯規劃〉裡的小學生一個比一個痴線,十歲人仔有幾十歲人的世故,知道現在努力讀書將來也沒什麼回報,同伴A決定不浪費生命讀書,同伴B就錢搵錢,用賣假遊戲卡的錢請南亞炒iPhone,同伴C密謀吞併家產,正經八百地說要慢性謀殺父母,相較之下,因為默書沒有一百分而想跳樓的主角顯得很正常。

然後在香城映畫的PAGE內有觀眾留言,想起幾年前一個補習學生每天都有做不完的練習,說「父母死我先可以瞓」,又成日掟野落街,想測試「係咪一定會跌爛曬」,因為如果咁,就可以推佢阿媽落街。 繼續閱讀

迫仔女濫藥很痴線嗎?

名校生家長濫用治療ADHD (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) 的精神科藥物,即使仔女只有輕微的症狀,為了更專注和腦袋開turbo,小學生也要啪這些所謂的「聰明藥」。

迫仔女濫藥很痴線嗎?不算,反正港媽虐兒日日見,百鳩幾樣「課外活動」是基本勞役,剝奪睡眠時間得六、七個鐘是新花樣 (當年我返下午校,晚上十點多直接睡到九點才起床)。香港的孩子有孩子的模樣就是「蠢」,比如說兩歲「還不能」獨立上課就是太慢,因為怕幼稚園唔收;五歲還沒掌握好兩文三語就太弱了,因為怕升不到好小學。

繼續閱讀